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 > 學術研究 > 熱點評論 > 熱點評論詳情

宋微:警惕全球經濟治理中的幼稚病

        隨著中國國際地位的空前提高,國際社會期待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發揮更大的作用,尤其是廣大發展中國家渴望中國能夠積極影響和重塑G20議程,使得全球經濟治理能夠更多考慮后發國家的訴求。
        但作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和一個迥異于西方發展模式的新興國家,我們如何在后冷戰時期以及全球化的今天與西方國家折沖樽俎,重塑全球經濟治理議程,為發展中國家爭取更多的利益,從而推動現代化文明成果惠及更多的貧困人口?在這方面,我們可茲借鑒的經驗不多,但總體上已取得一些積極進展。或許我們也需要注意防范列寧當年批評的“左派”幼稚病。
        我們首先還是需要樹立對中國發展模式的強大自信。作為二戰后獨立的國家,中國與廣大發展中國家擁有共同的被殖民記憶。中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經驗迥異于西方經濟學的解讀范式,但在很大程度上適用于后發國家,因此獲得了廣泛期待。2015年初,非洲聯盟發布“2063年愿景”,表達了發展工業化的決心。非洲各國紛紛表示,希望中國能夠利用自身發展經驗,將非洲帶入現代化進程。因此,中國應該堅定信心,根據自身成功經驗引導和塑造G20 議程,積極推動全球經濟治理改革,使后發國家的訴求得到更多的關注,從而有效推動人類經濟文明更加均衡、公平的發展。
        我們同時也應看到與美國爭取合作的必要性。二戰后美國在全球經濟治理中長期占據主導地位,中國要擴大發展中國家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發言權和代表權,必須積極利用雙邊渠道爭取美國的支持,并推動美國出面去游說其盟國。2015年9月習近平主席訪美期間,美國明確提出希望與中國在國際發展領域開展合作。而長期以來,新興國家在消除貧困與發展援助領域影響甚微,中國可在中美新型大國關系的框架下,與美國在全球經濟治理議程中良性互動,爭取美國對中國立場和底線的支持,將發展中國家和新興市場的訴求最大限度地納入全球經濟規則的改革和重構中。
        我們應掌握對美談判與斗爭的策略性。列寧指出,要利用一切機會,哪怕是極小的機會,來獲得大量的同盟者,我們在對美談判中,要充分把握原則性與靈活性。半個多世紀前,中美在未建交之前就啟動了大使級會談,由于雙方利益根本對立,因此會談被稱為“聾子的對話”。當前,雖然中美在發展理念和國際貨幣體系改革等諸多方面存在認識上的沖突,但我們切不可將中美合作進行簡單切塊,導致合作流于形式,難以發揮對美政策制定的影響力。
        列寧指出,“左派”的一個特征就是冒險主義。他們把自己的急躁當做理論上的根據。因此,應加強研究,做好形勢研判和方案設計,爭取對美合作中的主導權。面對復雜的國際國內形勢,共產黨人應該認真研讀馬列經典,為維護中國核心利益,推動國際經濟秩序的公平發展,汲取政治智慧。
        本文發表于《環球時報》2016年7月18日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作者:宋微,國際發展合作研究所副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