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 > 學術研究 > 文章 > 文章詳情

徐德順:中國引領全球電商發展新趨勢

電子商務繼續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亮點,移動技術逐漸成為電商應用的主流。全球電商市場全面快速增長但發展不一,中國繼續引領全球電商發展。針對全球電商發展新趨勢和新特色,中國應充分發揮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新興技術的創新優勢,打造產業集群電子商務產業鏈和生態鏈;推進網絡零售標準化建設,促進網絡零售從高速發展向高質量發展階段轉變;打造電子商務“品牌”,推動電商邁向高品質發展時代;解決快遞物流發展瓶頸,促進電子商務與快遞物流協調發展。
國際電商發展新動態
  當前全球經濟企穩回暖,全球貿易與跨境資本流動呈現復蘇跡象,電子商務繼續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亮點。全球電商市場全面快速增長但發展不一,移動技術逐漸成為電商應用的主流。
  歐美主要國家的電商銷售額持續增長。市場調研機構eMarketer的數據顯示,2017年美國電商市場穩居世界第二,在美國通過移動終端達成的購買行為占據全部電商銷售額的22%,直接和間接帶來了近1萬億美元零售交易的市場影響力。加拿大的電商銷售增長率在2017年約為17%。英國電商銷售額2016—2017年平均約有14%的增長。德國電商市場有明顯特色,網購主力是中老年人,55歲以上的老年人占網購族的比重高達34.2%,且德國人不喜歡使用移動支付,使用過移動設備進行購物的比例僅有7%。
  新興經濟體巴西的電商發展搶眼。據巴西信用保護服務機構(SPC)和國家店主聯合會(CNDL)在巴西27個大型城市的調查顯示,2017年40%的消費者選擇通過電商網站購物,前往實體店購物的消費者比例為37%,巴西已經進入網絡購物全面超越實體店的新階段。
  亞洲地區電子商務增長的勢頭依舊引人注目。據IDC Japan報告,2017年日本電商銷售額占GDP總額的2.8%,超過70%人使用互聯網購物。eMarketer的調查數據顯示,2017年韓國已形成“國民即網民”的趨勢,網購用戶占人口總數的69.1%,生活必需品網購比例全球排名第一。《印度投資快報》報道,印度電商市場2017年平均增長率為23%,處于高速發展通道,但是印度電商的支付領域發展緩慢,60%的電商支付仍采用貨到付款方式。專業調查機構WeAreSocial的數據顯示,2017年印尼電商市場增長率約為23.52%,時尚領域是網絡零售的主力消費市場。印尼人使用手機上網購物的比例為69%,是電腦購物比例的2倍還多。泰國《民族報》報道,2017年泰國電商市場交易額較2016年增長近10%,但泰國電商市場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2017年泰國線上零售額約占全國零售總額的1%,遠低于亞太地區網上零售額占零售總額12.4%的比例。
  監測顯示,2017年國際電商市場呈現出三大發展趨勢和特色:
  一是電商市場趨向線上線下相互影響和相互作用。eMarketer 最新報告,美國消費者越來越注重線上和線下購物體驗的結合使用,而商家也正積極尋求O2O的虛實整合。這種影響已成為一種新趨勢,買家在網上研究產品,發現產品價值,檢查產品可用性,然后通過移動終端確認,包括指定商店位置來進行實體店面的購買。
  二是共享經濟成為全球經濟創新的一大熱潮。2017年美國Uber、AirBnB、WeWork三家共享經濟公司的市值都超過百億美元。印度、韓國、俄羅斯、澳大利亞等國的各類共享汽車和共享單車項目都在持續升溫中。
  三是人工智能技術的應用助力電子商務營銷。人工智能技術在電商領域的應用增進了消費者和商家的交互能力,已經對電子商務營銷產生了巨大影響。2017年世界電商巨頭繼續加大人工智能技術的應用,采用新的人工智能技術提高客戶的線上購物體驗。領先電商企業將智能語音產品應用到人機交互過程中,開啟了對話式電子商務的新模式,發展預期良好。
中國電商發展新趨勢
  綜觀世界電商市場,中國繼續引領全球電商發展。2017年我國電子商務發展繼續保持快速增長的良好態勢,穩居世界第一。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7年全國網上零售額7.18萬億元,比上年增長32.2%,占GDP比重為8.68%。其中,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5.48萬億元,增長28.0%,占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比重為15.0%;在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中,吃、穿和用類商品分別增長28.6%、20.3%和30.8%。
  2017年中國電商市場呈現出四大發展趨勢和特色:
  第一,線上線下的新零售模式和業態快速發展。一方面,國內電商巨頭大舉進軍零售業。2017年11月,阿里巴巴直接和間接持有高鑫零售36.16%的股份。2017年12月,騰訊對永輝超市增資,取得其15%股權。小米大舉推進新零售,并承諾線上線下同價,做到了27萬每年每平方米的銷售額。京東線下也在大面積開店京東之家、京東幫等。另一方面,傳統零售業充分利用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新技術實施創新轉型,線下商業開展線上線下深度融合,供應鏈條上下游不斷打通。商務部監測的5000家重點零售企業經營業績呈現連續回升態勢,網絡零售所占份額繼續擴大,2017年全國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占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比重比上年提高2.4個百分點。
  第二,跨境電商駛上發展快車道,挑戰與機遇并存。在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監管過渡期政策延長、試點城市(地區)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商品暫按照個人物品監管、降低部分消費品進口關稅等國家政策的支持下,中國跨境電商正成為國際貿易強勁的新“風口”。商務部數據顯示,2017年跨境電子商務綜合試驗區進出口增長1倍以上。中國跨境電商企業紛紛加碼布局海外倉。天貓在2017年已有超過10000個中國品牌的逾12億件商品通過天貓出海方式實現出海,串聯起全球2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消費者。京東全球購、唯品會、蜜芽等跨境電商都加緊海外倉布局。隨著跨境電商進入“全球零售”時代,跨境電商企業成為中國企業走出去,開展全球零售,建立全球品牌的先鋒,但在貿易壁壘、知識產權保護、支付方式、商品本地化和誠信等方面也面臨著許多挑戰。
  第三,電子商務服務模式和技術形態不斷突破創新。B2B領域,借助大數據、云計算技術,B2B電子商務企業通過“產業鏈+供應鏈金融”的服務模式,構建供應鏈綜合服務平臺,以平臺為中心對接上下游客戶需求,提供完善的金融服務,從而提升貿易達成率。B2C領域,網絡零售市場發展勢頭強勁,創新引領市場新業態和新技術發展。以無人便利店、無人餐廳、無人辦公室貨架為代表的零售形式層出不窮,刷臉支付服務則再次升級了網絡零售的便利性。
  第四,部分重點領域在快速發展的同時也暴露出一些問題。與電子商務的快速發展一樣,我國快遞物流業也發展迅速。國家郵政局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快遞業務量完成401億件,同比增長28%。業務收入完成4950億元,同比增長24.5%。中國快遞物流基礎設施不配套、配送車輛通行難、快遞末端服務能力不足、行業間協調聯動不夠等問題成為電子商務發展的重要瓶頸,亟須推動電子商務與快遞物流協同發展。農村電子商務發展勢頭雖然迅猛,商務部數據顯示,2017年全國農村實現網絡零售額12448.8億元,同比增長39.1%,但農產品電商標準化程度不高、網絡銷售農產品的產品同質化嚴重、低附加值等問題也更明顯地暴露出來。
中國電商發展何去何從
  充分發揮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新興技術的創新優勢,打造產業集群電子商務產業鏈和生態鏈。電商發展要持續促進線上線下新零售模式和業態的發展,促進網絡零售線上線下深度融合。鼓勵電商積極探索“線上商城+線下生活體驗館”“線下體驗+線上分享社交”“線上商城+微店”“網紅+微商”、移動拼單等電商模式,發展集體驗、社交、創業、消費、數據一體化的新零售電商業態。
  推進網絡零售標準化建設,促進網絡零售從高速發展向高質量發展階段轉變。充分認識到標準化是電子商務創新發展的技術基礎和網絡零售業從高速發展向高質量發展轉變的重要支撐。以商務部、國家標準委《網絡零售標準化建設工作指引》為指導,大力推進網絡零售標準化建設,重點推進網絡零售誠信體系標準建設。深入推進農村電商服務站建設,重點加強網絡零售農產品質量標準建設。
  全力打造電子商務“品牌”,積極推動電商邁向高品質發展時代。在全球消費者對網上購物商品品質需求提升、我國2018年全面啟動“消費升級行動計劃”的背景下,以工商總局《關于深入實施商標品牌戰略推進中國品牌建設的意見》為指導,積極推動電商邁向高質量發展時代。為商標注冊提供更多的便利化措施,加大注冊商標專用權保護和規范化監管力度,深入挖掘和積極培育傳統優勢產業品牌,加快跨境電商小商品產業品牌創建。依托農產品供應鏈源頭建設和打造特色農業品牌建設項目,結合網絡零售農產品質量標準建設工作,著力推進農村電商品牌創建。加大對電商品牌建設的組織、資金和人才保障力度。
  著力解決快遞物流發展瓶頸,促進電子商務與快遞物流協調發展。積極釋放跨境電子商務綜合試驗區的政策紅利,全力推進“網上絲綢之路”建設,暢通物流大通道,著力解決跨境物流發展瓶頸。跨境出口物流發展要進一步發揮國際郵件互換局功能,采取便利化措施,做大做強“跨境電商零售出口”與“市場采購”貿易。充分發揮跨境電子商務公共監管中心功能,促進非郵路跨境電子商務出口業務。充分發揮本地化物流服務功能,構建“商品市場采購+本地出口服務+海外倉”的全行業鏈平臺。跨境進口物流發展要充分發揮跨境電子商務保稅進口監管中心功能,努力推進跨境電商保稅進口業務。選擇有條件的電商園區,嘗試建立商品進口重點國家的“國家館”。針對內貿電商市場普遍面臨快遞價格上漲的壓力,鼓勵電商平臺和服務商簽訂合作協議的方式,降低快遞物流成本,解決物流成本尤其是大型家居商品物流成本上漲的難題。同時,物流服務商、電商平臺、商戶等電商市場主體要積極參與快遞物流標準建設,為解決快遞物流發展瓶頸貢獻智慧。

本文發表于《學習時報》2018年4月25日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作者系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博士)